金融资讯

货币政策并非灵丹妙药中国政府不会“直升机撒钱” 积极财政比宽松货政更有效

字号+作者: 来源: 2017-03-27 08:46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在主题为“货币政策”的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分论坛上,参与讨论的嘉宾大多数时候谈的却是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。这或许能说明在当前的宏观'...

在主题为“货币政策”的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分论坛上,参与讨论的嘉宾大多数时候谈的却是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。这或许能说明在当前的宏观形势下,决策者对于各类政策工具的态度与抉择。

 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直言,尽管在危机后的经济恢复过程中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必要的,货币当局也能创设一些工具来助力结构性改革,但不能过度依赖货币政策。我们或许已处于宽松周期的尾部。当公众和政策制定者更加理性后,将更加重视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。

货币政策宽松已经到达周期的尾部,紧缩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货币政策需要逐步变成审慎,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3月26日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2017年博鳌亚洲论坛期间称。他还表示,中国政府不会依赖于“直升机撒钱”,而是强调结构性改革,财政政策将发挥支持性作用。

  在阐释中国货币政策、结构性改革等问题的同时,对热议的美国边境调节税(BAT),周小川认为,假如美元因此升值过快,不仅全球其他国家需要去应对,对于美国政府而言也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。

货币政策的能与不能

  次贷危机后的近十年来,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的货币政策纷纷加大宽松力度,并采取了量化宽松和负利率等非常规手段。

  周小川认为,量化宽松政策已经实施多年,或许我们已经达到宽松周期的尾部。尽管各国在危机后的复苏进程不尽相同,从全球的视角看再通胀也还难有定论,因此各国货币政策的步调并不会协调一致,但对于货币当局来说,发出“不要过于依赖货币政策”的声音是非常重要的。因为,货币政策并非万灵药。

货币宽松渐进退出

  眼下,以美联储为主的全球央行已经开始逐步退出货币宽松周期,全球通缩风险渐退。周小川提出,“在经过多年的量化宽松后,我们已经到达了这次周期的尾部。货币政策不再是宽松的了。”但全球经济复苏不同国家表现截然不同,货币政策也不是完全协调一致。

  周小川更支持采取审慎的货币政策。他表示:“全球复苏经过了很多波折。我们看到主权债务危机在欧洲仍然没有解决,还有其他一些问题已经发生。所以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货币政策也需要逐步改变,变成比较审慎的货币政策。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但我认为一定要看到货币政策的限度,认真考虑何时、如何离开货币宽松的周期。”

政策本身就是权衡的艺术。任何政策都有副作用,货币政策也是如此。发达国家的量化宽松政策使得全球金融市场充斥大量流动性,但许多流动性并没有进入实体经济,而是催生了许多资产泡沫。

  周小川指出,我们需要在不同目标之间作出取舍。高通胀或资产泡沫是货币政策的非预期后果,不能说宽松的货币政策是资产泡沫的直接原因。货币政策或许会有副作用,但我们需要从危机中走出,应当看到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经济得到了康复。

全球目前已经出现“再通胀”的迹象,但周小川指出,“在全球范围做任何判断还为时尚早。今年我们看到全球商品价格上扬,但我们要保持审慎的态度对待再通胀现象,这与货币政策的制定有直接关系。虽然货币政策制定当局已经开始紧缩他们的政策,但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。”

 周小川表示:“我们会强调结构性改革以及其他长期发展战略,不要太依赖于货币政策,发出这个信号是很重要的。”

  对于财政刺激措施,周小川明确表示,中国政府不会依赖于“直升机撒钱”,“我们有非常严肃的经济解决方案,比如财政政策和结构性的改革”。周小川表示,为了经济复苏,政府应着力修复资产负债表和财政状况,强调结构性改革。“当这些政策都开始产生效果时,你就不会遇到麻烦。”

 之所以人们会依赖货币政策应对危机,在周小川看来是危机刚发生时,许多发达经济体的债务占GDP的比重比较高,比如欧盟的警戒线就是60%,很多国家都逼近这一红线,后来又出现了主权债务危机。因此当时很多国家的货币政策制定者认为财政手段已经穷尽了,所以货币政策扮演了突出的作用。就中国的中长期改革而言,周小川认为其实这在多年前已经开始,“中国过去太依赖于出口,现在开始特别强调内需;中国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加大,尤其在全球金融危机刚开始阶段;我们太依赖于制造业,服务业相对薄弱,中国政府希望推动服务行业增长。”

1微财经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微财经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微财经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微财经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网友点评